后厂村码农

在广阔无垠的北京大陆上,分布着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互联网公司。比如猪厂、鹅厂、狼厂,还有什么滴滴、联想、IBM等等。而他们却在近几年,集中扎根于后厂村这个不知名的地方。下面让我带你们走进这个北京最神秘的地方,一起去探访“码农”这个神秘的物种。

图0:后厂村码农

夏天到了,万物复苏,后厂村又到了码农出没的季节。

1

码农

在广阔无垠的北京大陆上,分布着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互联网公司。比如猪厂、鹅厂、狼厂,还有什么滴滴、联想、IBM等等。而他们却在近几年,集中扎根于后厂村这个不知名的地方。下面让我带你们走进这个北京最神秘的地方,一起去探访“码农”这个神秘的物种。

因为互联网的爆炸式普及,从而诞生了一群热爱群居,木有伴侣,行为低调的哺乳动物,有人称呼它们为“攻城狮”或者“程序猿”,因为都是同一个物种,我们就按照它们的物种分类,统一称为“码农”。

在后厂村这片土地上,聚集着足有几十万的码农和相关的命运共生体,如快递小哥和快餐小哥等。他们辛勤的劳作,主要为码农提供食物和生活物资的保障,同时换取自己需要的生存保障,而码农也同样离不开他们。

大自然的神奇之处就在于此,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,因为互联网相伴相生,形成了一个全新的生物链。

接下来跟随我的脚步一同去看看,他们的栖居地,到底是什么样的?

2

生存现状

炎炎夏日,大自然中的大部分生物昼伏夜出,后厂村的码农也不例外。这个季节,白天的太阳已经非常毒辣,在上午的11点50分,我们的镜头中终于出现了此行的目标—码农。

图1:后厂村码农

ta们或三五成群,或零零散散的走在后厂村的大街上,行色匆匆的步伐,让我不禁想到,他们是要去哪里?如此毒辣的太阳下,有什么理由让ta们出来呢?镜头继续追随他们,看我们会拍摄到什么画面。

图2:后厂村码农

透过栅栏,我们可以看到,这似乎是ta们的目的地,这里又有什么不同之处?让镜头再近一些。

图3:后厂村码农

原来,是为了寻找食物和水源。紧接着,我们也看到了他们的伴生体们……

图4:后厂村码农

△伴生体快递小哥

食物和水源,是生命的必须品。在这里,码农们并不挑剔食物和水源的好坏,一切都是为了生存,差不多吃饱就行。

3

性别

码农们的性别严重失衡。男性占据了三分之二,因为在互联网码农这个行业里,男性更容易接受、更能够适应生存的压力和无休止的加班。

在互联网企业的工作中,有一个神秘的代码:996。直到有一天我幸运的遇到了一只加班狗,才从他那里知道了真实的答案:早9点到晚9点,每周6天。

但据他所说,还有一种加班链顶端的生物,可遇不可求。ta们的代码是:247。每天24小时,每周7天。

在这样的残酷竞争下,女性码农成了后厂村淘汰率最高,近乎于灭绝的物种。能够成功生存下来的女性码农,大多具备了男性的特征:不修边幅、缺乏性别意识。

由于女性码农的缺少,在近乎残酷的进化过程中,诞生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分支——单身狗和恩爱狗。

单身狗数量庞大,且成群结队。他们牢牢占据着生物链的最底层,但越来越严峻的性别失衡导致单身狗的数量在不断增加,生存环境极度恶化。

图5:后厂村码农

△来自恩爱狗的伤害

由于物种进化的不可逆导致单身狗的右臂越来越强壮,而恩爱狗明显不同。这也直接导致了两个种族不可调和的矛盾,而冲突爆发的日子一般都集中在2.14和7.7等充满荷尔蒙的日子,单身狗们一度喊出口号:可以不爱,不要伤害。

4

领地

哺乳动物都喜欢群居,码农们也不例外。在海淀这样的寸土寸金的地方,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领地,是码农们毕生的追求。这涉及到生存空间的争夺和延续后代权利,领地越大的话语权越大。

大多数的小码农,都是租住在回龙罐儿的房子里,一方面离着上班地方不远,再者,也便宜。20平米的卧室或隔断,足以满足日常的生活和栖息的最低要求。这是他们自己的精神天地,忙碌了一天之后,可以尽情的躺着刷抖音看小姐姐。

对于小码农来讲,在动辄6、7万一平的后厂村买房,是一件不敢想象的事情。他们寄希望于未来,崇拜那些高端码农的百万年薪,希望自己有一天也可以进阶到高端物种。

资历较老的码农,大部分有着自己的领地。他们有资历,有能力,比较早的来到这里。但是,他们已经步入中老年,在上下班的人群中,他们的身影在逐渐变少,很多都进化到了另一个阶段,创业狗。

5

家乡

绝大部分码农来自全国各地的小镇、乡村和田野,他们跟随者本能来到北京,来到海淀,来到后厂村。因为这里是码农聚集地,可以让他们获得安全感,价值感和存在感。

但是,正是因为这里不是他们的故乡,导致他们没有归属感。他们拥有强烈的落户渴望,想要扎根在这里,为了更好的延续自己的DNA做出不懈努力。

终于,在2018年有希望了,北京出台的政策,纳税超过人均6倍或8倍,也就是7万月薪,有希望可以落户。

但是残酷的现实告诉他们,达到这个目标的难度,非常大。大部分的码农,也就在月薪2万左右徘徊。年轻的码农们,在日复一日的期待中,渐渐的变成了中年码农。重复着上一代码农的故事。

6

代步工具

码农们的出行方式很环保,共享单车成为了园区内最流行的方式。当然,也是因为平时没时间出远门,他们的活动半径通常在方圆2公里的范围,除了下班和上班的路上。

图6:后厂村码农

在滴滴的大门前,我们的镜头拍到了如下画面。

图7:后厂村码农

他们是来自于滴滴的码农们,辛勤劳作半天后,商量着出一下远门,去寻找更好的食物和水源。结果等了半天,滴滴员工打不到滴滴,不知道作何感想……

高端码农都是通过四个轮子的载人工具出行。他们存在于鄙视链的中上端,他们出行足够便利,但同样是没有时间。这里应该有一首歌应景:我那可怜的吉普车,很久没爬山也没过河,它在这个城市里,过得很压抑。

在下班的时候,一些大公司,例如狼厂之类的,会有大巴车统一拉着码农们去到该去的地方,地铁口。

因为离着地铁将近2公里的距离,在炎热的夏季,凭码农们孱弱的体质,体力过度消耗之后很难成功挤上地铁。

图8:后厂村码农

△集体出行的大巴车

7

特征

从外形上,我们可以了解到ta们的生活习惯。

谢顶:这种情况通常发生在年龄较大的男性码农身上。

长年累月的996或247,导致他们的精神压力过大,生活质量低下,植物神经或中枢神经机能发生紊乱以及严重的营养不良,导致出现非先天的脱发现象。

短发:通常发生在年轻单身码农身上。

因为身边的女码农过少,加上作息不规律,还有典型的理工男的审美标准,他们更喜欢短发带来的便利性,可以放心的多睡几分钟而不需要提前起床打理发型。

长发:通常发生在单身中青年码农身上。

没有老码农过大的社会和家庭压力,又到了急切寻找配偶的年龄。他们更希望通过与年轻码农不同的外表来吸引女性关注。足够旺盛的毛发和多变的造型,是他们致胜的法宝。

当然,事实证明,更胜一筹的是有钱的码农。

T恤+牛仔裤+运动鞋:这三件套是码农进阶到最后的终极装备,通常天气冷了还会加一件冲锋衣。世界码农的鼻祖和引领潮流的顶尖人物,脸书的创始人小扎,常年一身T恤加牛仔裤和运动鞋的标准套装。

But,小扎的T恤价格是400,货币单位是美刀,2400软妹币啊!So,不是四五十块钱一件的T恤啊!不要给小扎比心了,扎心了啊!简单不等于便宜啊!

附上一句名言:国贸的洋、三里屯的浪、后厂村土的不重样。

8

尾声

当摄制组离开这里的时候,刚好赶上了下班高峰期,我们看到了令人震撼的一幕。

空荡荡的街道,在短短几分钟时间里,从各个公司涌出了无数形形色色的码农,ta们有各自的目的地,凭借着长期训练所形成身体本能的反应,快速而精准的通过复杂的路况,或单车,或开车,或大巴,或步行……潮水般的人群逐渐散去,奔向了各自要回的家。

面对再次清清冷冷的街道,这一刻,我感受到了一种孤独。后厂村,是一座孤岛,在繁华的北京,繁华的海淀中的一座孤岛。码农,只是这座孤岛上的游客,最终还是要离开。

炎热的夏季将会过去,雨季也会来临,后厂村和码农们的故事还将继续……

阅读余下内容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
京ICP备120027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