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聊斋志异》里记载过这样一个程序员的故事……

还记得小时候学过的文言文么?在程序员做到的第5个半年头上,我突然觉得原来那些文言文是这样讲述程序员的故事的……

图0:《聊斋志异》里记载过这样一个程序员的故事……

还记得小时候学过的文言文么?在程序员做到的第5个半年头上,我突然觉得原来那些文言文是这样讲述程序员的故事的……

《码说》

【唐】韩愈

“世有伯乐,然后有千里马。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有。故虽有名马,只辱于奴隶人之手,骈死于槽枥之间,不以千里称也。”

译文:

世上先有伯乐,然后才有能日写千行代码的码工。能日写千行的码工常有,而伯乐却不常有。即使是有这样的码工,如果每天要被 PM 呼来喝去,或者只让他去干一些修 bug 改 config 的杂事,那还叫什么千行码工?

“马之千里者,一食或尽粟一石。食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也。是马也,虽有千里之能,食不饱,力不足,才美不外见,且欲与常马等不可得,安求其能千里也?”

译文:

日写千行的码工,写一行就应该拿一行的钱。老板们发 Offer 的时候要有这个觉悟才行。人家能写千行,你却还要压人家的 offer,钱不到位,就不会有干劲。给你干个朝九晚五就算不错了,还谈什么996?007?

“……执策而临之,曰:天下无马!呜呼!其真无马邪?其真不知马也。”

译文:

……身为老板还逢人便说,连个会写代码的都没有!我有一句妈卖批!你真以为他们不会写代码吗?不是啊!但他们确实真是不会泡马子啊。

图1:《聊斋志异》里记载过这样一个程序员的故事……

《口技》(节选)

【清】《虞初新志》

“京中有善口技者。会宾客大宴,于厅事之东北角,施八尺屏障,口技人坐屏障中。”

译文:

帝都有一口活儿特好的人,赶上中午吃饭时间,在 open office 东北角他的 cube 里,他那儿的动静就这样开始了。

“……忽一人大呼:火起!俄而百千人大呼,百千儿哭,百千狗吠。火爆声,呼呼风声,百千齐作;又夹百千求救声,曳屋许许声,抢夺声……于是宾客无不变色离席,奋袖出臂,两股战战,几欲先走。”

译文:

……好像听见里面有人喊,烧了丫的!然后似乎千百人跟着喊,人哭狗叫的,点火声,救命声,拆楼声,撕扯声,啥声都有!老吓人了!吓得周围吃饭的同事,两瓣屁股都坐不住都站起来了,鸡都想要先走了。

“而忽然抚尺一下,群响毕绝。撤屏视之,一人、一桌、一椅、一扇、一抚尺而已。”

译文:

终于,随着键盘摔落在地,所有声音都戛然而止。什么事儿啊这么热闹?同事们向他的 cube 内探头望去,里面不过是一桌,一椅,一键,一鼠,一主机,以及一个正在看客户需求文档的程序员而已。

图2:《聊斋志异》里记载过这样一个程序员的故事……

《促织》(节选)

【清】《聊斋志异》

(促织:蟋蟀。明代宫廷尚逗蟋蟀)

“宣德间,宫中尚促织之戏,岁征民间。”

译文:

说这个明代宣德年间啊,公司上层突然对 bug 表示出了兴趣,一纸政策传达下去,要把修复bug的多少作为主要的绩效之一。

“邑有成名者,会征促织,成不敢敛户口,而又无所赔偿,忧闷欲死。妻曰:“死何裨益?不如自行搜觅,冀有万一之得。”

译文:

组里有个叫阿成的程序员,被老板要求提交 bug 修复的进度,却拿不出结果,郁闷得要死。他老婆说,死有个啥子用哟?你不如去你们代码库里找找,万一找出一两个 bug 也说不定呢?

“……即捕得三两头,又劣弱不中于款。宰严限追比,旬余,杖至百,两股间脓血流离,并虫亦不能行捉矣。转侧床头,惟思自尽。”

译文:

……后来虽然阿成确实找到了两三个小bug,但也基本都是 P2 或 sev4 以下级别的,根本难以交差。到了月底,果然未能完成绩效,被老板骂得两腿之间血如泉涌,连 debug 的精力都没有了,又气又病,瘫倒在床,一心求死。

……

……

“异史氏曰:‘天子偶用一物,未必不过此已忘;而奉行者即为定例。加以官贪吏虐,民日贴妇卖儿,更无休止。故天子一跬步,皆关民命,不可忽也。’”

译文:

小编按:楼上大老板随便说一句,我们要重视 bug 啊,下面的经理们各种相应的 KPI 指标就铺天盖地而来了。这种坏风到气什么时候算是个头呢?对于楼上,可能只不过是一句话而已,而对于底层的码工,那可是真要用命去拼的啊!
小编按:楼上大老板随便说一句,我们要重视 bug 啊,下面的经理们各种相应的 KPI 指标就铺天盖地而来了。这种坏风到气什么时候算是个头呢?对于楼上,可能只不过是一句话而已,而对于底层的码工,那可是真要用命去拼的啊!

阅读余下内容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
京ICP备120027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