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见一名程序员的故事

“叫我小温就好,我主要是负责嵌入式这块,”他坐在办公桌前(一堆那个什么中间)指着右面的黄色机器人,语速特别快。

叫我小温,做嵌入式的—-小温

图0:遇见一名程序员的故事

我第一次见到小温,是晚上10点多,走进他们办公室乱糟糟的,无从下脚,不过我已经习惯了,我以前也是做技术的,一个螺丝钉掉地上也懒得捡,用的时候再从地上捡起来顺手。我在和别人聊天,听见一股音乐从角落里隐隐约约飘出来,就是莫扎特那种类型钢琴音乐,听着让人为难的受不了。我回头去找了半天,从一排电脑显示器后面看到一坨黄色的头发在有节奏的抖动,那坨黄色的头发上顶着一台黄色机器人。

图1:遇见一名程序员的故事

研发、黄色的头发,抽着烟,自来卷,离子烫,关键还听着这么高深难受的音乐!第一次印象不好。

我问老李,那个烫头的是做什么的?

那个?没有烫头的,我说就是后面有台机器人那个,“小温,做嵌入式的,很厉害,哦,那是自来卷,不是烫的。”

我哦了一声,心里嘀咕,怎么可能,黄色的、爆炸式、卷的,不经过二次加工怎么可能具备这几个特点,技术能力我也怀疑。

后来随着接触了几次,吃了几次饭,慢慢对他有了了解,同时也确认了,头型的确是纯天然无污染的。印象也逐渐变好。

“叫我小温就好,我主要是负责嵌入式这块,”他坐在办公桌前(一堆那个什么中间)指着右面的黄色机器人,语速特别快。

图2:遇见一名程序员的故事

小温和小黄

我笑了笑,“你后面的这个机器人像钢铁侠那个小呆,不过这个颜色和你发型挺配的。做机器人这块多长时间了?”

他笑了笑嘴巴嘟囔着算,似乎算了好长时间,噗呲一笑“好几年了。”

“好做吗?”我指着后面一排各式各样的机器人。

他摇摇头,“我只做硬件的一部分。”

他比划着,“机器人,可能看起来是个机械工具,机械加驱动加控制,机械占了好大比重,但严格来讲,它其实是个软件工程,机械和传动基本上模块化了都很成熟了,软件算法是这堆金属壳子(机器人)的灵魂。”

这句话让我想起了以前做半导体的时候,一个研发对着TI DSP芯片说,这家伙是由灵魂的。

我点点头,“那么你的机器人灵魂有多大?”

“你说这个?这些都是一个控制器,灵魂吗,哈哈,有5万行。”

我有点吃惊,他放松了有点自信,“我们这些人花了好几年时间研究透了这块。”他看了看天花板,一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神态,“开始很难,国内机器人核心这块基本上都是外购的,做的好的永远是那些四大家族,没有人肯做这块,太阿希巴熬人了。”

图3:遇见一名程序员的故事

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口袋,我说,“可以,我也抽的。”

他摸出一包黄鹤楼,19块那种,我也点上。

小温长吸一口,烟慢慢的从嘴里爬出来,“开始是我们自己搭建算法框架,后来又买了好几台库卡,ABB逆向推,填补程序,验证,反正就是各种的验证调试再编写,反正就是不合适,再后来发现换一条思路去做更合适,把机器人当成一个智能硬件,参考四大家族的应用自己重新定义适合应用的,没必要去陷入他们的思路。”他猛吸了一口。

“结果我们搞出了一套新的机器人语言,类似于C,但比C简单多了,我认为更合适,更合适各种应用。”

他哈哈一声,“牛逼吧?”

我盯着他点头,“牛逼,你继续。”

他横刀立马,继续话题,“这种控制系统,简单明了,支持XYZ以及四轴,五轴,六轴多关节串行机器人正反解,可配置示教编程系统,支持正反解,高精度,是个人都可以上手,支持手动拖拽示教。。。。。”

眼看着就沿着应用这块讲下去了,我有点头疼,突然间听不懂,感觉很厉害的样子,假装在思考。“小温,要不你还是把音乐打开,这样更有气氛。”

“咦,这个好,你也觉着这个钢琴曲不错吧?”他没有停无缝衔接到刚才那个话题。

我慢慢的把眼光看向了窗外,关键处小温还问我怎么样,我狠狠的点点头配合一下,中间我把话题从机器人换到激光雕刻机又换到智能家居,试图把话题换到我这儿,但始终没有成功。抽着烟看着别处,摆出若有所思的样子,我有点后悔聊技术了,就这样持续了2个小时,慢慢的我也习惯了莫扎特的钢琴曲。慢慢的也欣赏他了。

过了好长时间,我递给他一根烟,“做技术,累吗?”

他盯着我看了好长时间,长叹了一口气,“累,有时候感觉很累。”

“我们每天早9点到晚上10点,最近一次赶项目,熬夜了一个月,每天早9点到凌晨2点,吃住都在办公室,每天都躺不下,满脑子都是代码,每次敲下最后一行代码时都显得特别放松又特别纠结。”他看着我,“这个你能理解吗?”

我点点头,我能理解,我正是害怕了这种生活才4年前才不敢再做技术。

那个时候,每天都是抬头看天花板,低头看显示器,每天晚上走出办公室眼前所有东西都是虚化的,半夜拖着脚步背着包走进家门,感觉到累,但感觉不到困。

我笑了笑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说点高兴的,你住在那里?”

他放松了,笑着说,“爱博,虹桥那里,但大多数时间不回去,早上189太挤了。”

我大笑,“还好吧,上海比北京好多了,你要是在通里福利亚、回龙观,算了不说了,我想想心里就堵。”

抽完最后一根烟,他抖了抖肩膀,大笑一声,“为牛逼的程序员奋斗吧。”

阅读余下内容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
京ICP备120027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