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序猿郭小喵曾经的实习故事

致所有曾今奋斗过、如今努力着,还在储备中的各位猿们。相信现充,妹子和钞票总会有的,有键盘在,还怕没有星辰大海。

作者:恋猫月亮

一朝需求至,程猿不归屋。

作为互联网时代,主要的战斗族群之一:这个族群工作时的膀胱深不可测;他们的面对屏幕的喜怒哀乐变换无常;他们擅长事了抚衣去,修好电脑绝不过夜;他们重新定义了“过一会就好的”的语法含义,也同步更新了“下班就给你”的时间纬度。

这是一个神奇的种族,郭小喵曾经是徘徊在族群边缘的一牲口,那时的他决定笨鸟先飞,大四还未开学,就选择迁徙异地成为一只实习牲。

图0:程序猿郭小喵曾经的实习故事

作为实习牲,郭小喵一开始认为,自己和那些喜欢准备纸巾看电影的同学一样,是基础有余但实战不足。但是很快他发现,自己的确实战不足,连基础的深度也显羞涩,作为一枚猿性,这样的尺寸让他很羞愧。

学校那些年,就应该专心致志的学好一门基础,小喵同学忽然有了这样的感慨。

协助师兄,推进设备界面的完善,这是小喵同志的第一个任务。小喵同志觉得,推进就是要用力,但最后力都用在了挠头上。看着代码中天花乱坠的封装,飘逸的写法,郭小喵抓着键盘默喊:这和剧本里说好的不一样啊!

图1:程序猿郭小喵曾经的实习故事

刚参加工作时

生活就是这样,不一样也得变一样,想想那些年的灵车还漂移呢,这有什么不好接受的。所以郭小喵开始了新的学习之路:学不会的就百度,看不懂的就厚着脸皮问,再不懂的就记下来拿家撸。郭小喵觉得,这才是猿族风格,代码里个性的写法,明显就是好单纯好不做作,跟学校课本里,那些妖艳的定理完全不一样。

后来师兄告诉他,这份代码是前人的遗孀,几经波折最后流落到他这,改着改着就如此飘逸了。那时候小喵又懂得了一个道理,一份代码,生他的不一定是养他的,注释还是要有的。

图2:程序猿郭小喵曾经的实习故事

对着电路懵逼的小喵

创业公司为什么锻炼人?因为你永远不知道,明天会去做什么。因为前人遗留的中央系统,暴露的问题越来越多,又无源码可以调整,客户不满意,老板很受伤,作为老板心目中上天入地的团队,小喵同志在经历了焊电路与C语言之后,毅然决然的拍脑袋决定,开始了C++和Qt了自学之路。老板豪气答应了三个月后给个新的。

图3:程序猿郭小喵曾经的实习故事

调试中的界面

小喵同志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,在还未毕业,就独自揽下一个新项目,不过郭小喵觉得,以后是吃肉还是喝粥,就看它了!

郭小喵带着库存不多的基础,一路高歌的开始折腾,他人生中第一次的进化之旅:

  • 界面不能在线程中更新,这是小喵第一个黑屏时百度到的;
  • UDP的Socket数据传输,这是小喵对网络的第一个认知;
  • c++的指针和内存很讨人厌,这是郭小喵在无数次的莫名崩溃后,得出的共鸣;
  • 软件最好就是一开始就做分辨率适配,郭小喵在调试了好几个显示器之后无力的吐槽;
  • 不同的进程异步调用数据库是会有冲突的,郭小喵对线程的互斥很是烦恼;
    ····

在经历了好几个版本的迭代,面对客户每日辛勤的电话教育,最终还是市场人员,每逢节日的跑动下,公司终于收到了尾款。项目也从三天一大修,进化为几个月一小修。郭小喵又总结了一个道理:在你眼中能正常工作的,在开发人员眼中,能够跑起来已经是神迹了,还要什么自行车。

图4:程序猿郭小喵曾经的实习故事

第一个负责的项目

郭小喵的实习牲活,开始了小火慢烹的节奏,这火是用钱烧的,但是创业公司最缺的是什么?钱!互联网时代,满地捡钱的呼声此起彼伏,所以捡钱生存下去的梦想,还是要有的。这个时候老板双手一抖,郭小喵一个激灵,技术的小船又调了方向,这次是java和android。

事实证明,有了既定思维,又达不到看山是水的境界,学习新的套路,很容易走火入魔的。学习的枯燥,夹杂着无数哈欠,郭小喵啃着手指觉得,人家都是从入门到放弃,自己门都没入,就要精神分裂了。

更不幸的是,郭小喵有一个坏习惯:遇到问题解决不了会很暴躁,程序猿通病,就像喉咙卡着刺,呼吸都是腥臭的。如此憋了一个月的裤裆藏雷生活后,终于在某个BBS的帮助下,捅破了那层膜,找到了入门的高潮,那一瞬间毛孔舒张,逢人必说“你知道吗?…”,程序猿的通病啊。

图5:程序猿郭小喵曾经的实习故事

曾经的线下聚会

这个论坛肯定不是什么91人才网,或者1024时事之家。郭小喵认为,这应该是一个安卓老司机的发车点。在这个某AXX巴士的论坛上,郭小喵通过无比个“好人一生平安的祝福”,换取资源疯狂下载源码。不管看不看得懂,一个个跑起来后对着功能撸代码,撸多自然知道猪是怎么跑的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郭小喵也逐步成长,通过各种野路子,剥下了android羞涩的外衣,看清它丑陋的嘴脸。原来不管在哪个论坛,还是坐老司机的车最让人省心,郭小喵总结了这一次的入门历程。

图6:程序猿郭小喵曾经的实习故事

项目中的硬件设备,你觉得是什么?

没有需求,没有文档,小喵同志开始对着效果图,敲下第一个hello world。你好!这是郭小喵对安卓唯一一次问好,因为自此之后,小喵同志对安卓的问候都是F*。新的项目是面对大众用户的,野路子撸出来的代码,跑起来也带着放荡不羁的美,但是如此一来,郭小喵开始接触到了程序猿的禁忌:BUG。

BUG在程序猿眼中分为三种:

  • 一种是你不按照套路使用凡人级别;
  • 一种是你的环境有问题的同行级别;
  • 以及只要睡个觉它自己就会消失的神灵级别。

郭小喵相信存在既有道理,BUG既然这么努力的活着,为什么要如此残忍的灭其族群。但是市场人员的信仰明显不同,所以小喵通过只能埋头苦干,含泪的将BUG一个一个贴到百度,寻找那种毛孔舒张的愉悦感。

项目上线后,才是程序猿爬坑的开始,一切都是套路啊!郭小喵总结了他实习牲活的中最深刻的领悟。

图7:程序猿郭小喵曾经的实习故事

曾经的测试机

事实上从泥坑里爬出来后,郭小喵明显觉得自己是幸运的。能够在一开始就独立负责项目,不断的摸爬打滚的吸收各种东西,从实习期到正式入职,一步步的坚持,让他成为了一个“正直”的程序猿。

实习牲的生活,除了适应社会上的人与事之外,郭小喵开始学会坚持,也开始学会了分享,既然生活如此操蛋,那我们就脱下裤子享受吧。

致所有曾今奋斗过、如今努力着,还在储备中的各位猿们。相信现充,妹子和钞票总会有的,有键盘在,还怕没有星辰大海。

阅读余下内容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
京ICP备120027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