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向语言编程:超越面向对象编程的革命性进步?

在巴塞罗那举行的Server Side’s Java专题讨论会上,Martin Fowler和Neal Ford做了一场展示面向语言编程的重要报告。Fowler曾撰文将面向语言编程定义为“围绕一组领域特定语言来构建软件的编程风格”。Fowler和 Ford又进一步发展了其中的一些想法

在巴塞罗那举行的Server Side’s Java专题讨论会上,Martin Fowler和Neal Ford做了一场展示面向语言编程的重要报告。Fowler曾撰文将面向语言编程定义为“围绕一组领域特定语言来构建软件的编程风格”。Fowler和 Ford又进一步发展了其中的一些想法(可参见Fowler at Jaoo 2006),并提出了“超越面向对象编程的革命性进步”的可能性。

面 向对象编程以分层结构和树状的抽象提供了一种有用的建模范式。然而现实并不总是按层次组织的,Neal Ford指出。现实的“盘根错节,彼此联系”是很难用理想化的树状画面来勾勒其模型的。其结果就是现在广泛使用的aspects和XML,它们渐渐地增加 了复杂性,并侵蚀了我们实施抽象的原意。为了弥补这个问题,抽象的水平应该再次提升,因此Ford建议用语言取代分层来作为建模机制。

按照Martin Fowler的说法,面向对象的领域建模让我们得以“汇集词汇”,但语法——将词汇组合起来的方法——却是缺失的;DSL补足了语法的方面。因此面向语言编程引导我们“从思考词汇,即对象,走向一种结合了词汇和语法的语言观念。”

对Neal Ford来说,用DSL来作为一种新的抽象机制令他特别感兴趣的是,它能填补上下文的空缺。在缺乏上下文的环境中,你要“从最基本的共识着手并解释所有的 细节”。这就是你与API和框架沟通的方式,因为它们没有“任何内建的上下文”。因此代码中总是不断重复一些上下文,以致成了干扰。相反DSL“总是有着 隐含的上下文,上下文几乎从不露面,就算露面也是很少很少,通常最多一次”。因此我们不必一再地提供上下文信息,于是代码更具可读性,也更有表现力。

Fowler和Ford都强调了可读性的重要。他们认为DSL的动机经常被误解。目的并不是为了让业务分析师能够自己写代码,而是为了让他们能够阅读和检验代码,从而填补专业开发者和业务人员之间的罅隙。

有 些人厌恶使用面向语言编程的风格,因为他们担心维护的问题以及增加的学习负担,特别是在缺乏强大的IDE来处理这些纯文字的DSL的情况下。Fowler 最近在一篇文章中反对说“大一点的框架[……]带来的挑战一点都不比学一门语言少”,他再次强调了单一语言编写的项目的复杂性。并且,Neal Ford强调说如果一门DSL很难读,那么它的设计就是很糟糕的,因为“[使用DSL的]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创造出更容易阅读的代码”。

至于 IDE支持,现今至少有三家主要厂商正为面向语言编程提供这一类工具:Charles Simonyi开发的Intentional Software,Microsoft的Software Factories和JetBrains开发的Meta Programming System。这些工具,Martin Fowler称之为语言工作台(Language Workbench),让设计并使用DSL变得更加简单。这些工具提高了面向语言编程的竞争优势,虽然Fowler相信“还要过几年大多数人才会考虑用 [语言工作台]来开发实际的项目。”

你怎么看?面向语言编程有机会成为“下一位明星”吗?语言工作台的能力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你在项目中采用DSL的决策呢?

阅读余下内容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
京ICP备12002735号